新聞專區

塑料包裝的末日:紙包裝會大行其道嗎?

塑料包裝的末日:紙包裝會大行其道嗎?

眾所周知,中國的環保政策日漸收緊,加上人們在生態紀錄片中看到大量塑膠廢物在大海漂浮等的畫面,使得塑料儼如成為人民的頭號公敵。生產塑料品的確會產生大量的溫室氣體和變成不可循環重用的固體廢物,因此社會各界和行業近年都在積極尋找新的替代方案來改善環境。

plastic.png


紙包裝和涂層紙或許是目前最好的替代物料。根據Smithers Pira的報告指出,2012年的紙消耗量為1.62億噸,并預測2022年將會上揚至2.18億噸,十年加幅達35%。另一方面,全球對于高抗氧抗水涂層的紙包裝在2015年的市場份額為60億美金,預計至2020年每年將有5%的增長。雖然這些產品已經研發了數十年,但其市場規模多年來卻有增無減。以目前紙業的科技,涂層紙對于食品包裝的抗污能力已可媲美塑料包裝,最長可保存達36個月,而且在丟棄后可生物分解,或循環回收。其他研究可再生物料的企業最近正研發一種微纖維的物料,透過截取并提煉紙漿中的微纖維,紙卡板結構會變得更硬,但重量更輕。在不久的將來,目前正在用石油提煉出來的塑料成品有望能被卡紙取代。

涂層紙的需求增長可以解讀為人們厭惡塑料包裝所帶來的種種污染而因此尋找的替代物料。一家位于英國的環境顧問公司 (Eunomia) 的高層,Mark Hilton表示,盡管紙包裝好處多,但在推廣時還是困難重重,例如廠商在轉換物料的時候,需要重新訂制合適的抗氧抗水標準、熱封效能等,都與之前用的塑料截然不同。工廠需要投放大量的人力物力來適應這樣的大調整是一大挑戰,不是每家工廠都有興趣推行。

另一方面,塑料工業也積極研發新產品以應對環保規例所帶來的挑戰。英國塑膜公司,Futamura,于2016年七月收購了Innovia的纖維塑膜的生意,并在之后推出了NatureFlex,一種可生物化解的包裝物料。NatureFlex纖維膜提供了極佳的抗氧和熱封效能,并由木漿中提煉生產,為軟包裝市場提供可持續發展的物料。

「這不僅僅是包裝本身的壽命,而是整個產業和產品的周期循環。」Mark Hilton說。他引用了生產包裝物料時的溫室氣體排放做例子,指出制造每噸的塑料平均會排放三噸的二氧化碳;然而制造每噸的紙卡板只排放0.80.9噸的二氧化碳。紙卡板顯然是更環保的物料,但當考慮到實際使用,制造商需要用比塑料多兩倍或三倍重量的紙包裝來提供一樣的保護效能。單憑這點,許多制造商已經沒興趣用紙包裝了。

 

紙包裝的回收還需要更多支持

撇除紙包裝本身,其回收工業也是需要注意的。Neil Osement是英國公司NOA Prism的執行總裁,他以星巴克咖啡的紙杯為例,使用可回收的涂層紙杯本來就是個非常好的概念,但丟棄后的回收程序才是最大的問題。以英國來說,目前全國只有三家回收廠可以完全有效回收各式有不同涂層的紙杯。即使三家工廠總合可以每年回收五億噸的紙杯,但實際上回收率很低,紙杯未能有效透過回收渠道送到適合的回收商中,而是當作固體廢料給處理了。以2017年九月份為例,紙杯的回收量只有一千萬噸。Osment續道:「盡管紙包裝的前景非常明朗,我們還是需要一套完善的回收系統。否則以后我們還是會看到海上漂浮大量廢物,不同的只是以前的廢料是塑膠,現在變成紙而已。」

英國面臨的廢料處理問題或許能為中國正在凌厲推行的環保政策帶來啟示。紙包裝雖然比塑料環保,但還是需要國家對回收業更多的支持。有些回收商或未能處理部分涂層紙而當作固體廢料處置,導致部分可回收的物料不能被充分利用。政府需要在這方面提供相應協助,建立有效的回收網絡。

可幸的是,如一些環保專家所言,大眾并不需太過擔心企業未能充分有效回收紙廢料的問題。畢竟紙卡板即使在自然環境里面,還是比塑膠更易更快分解。樂觀的專家有信心紙包裝能完全取代其他包裝物料,唯一的難題是價錢方面,塑料目前的確比涂層紙便宜許多。


公眾對環保物料的態度正迅速改變。國際大企業如可口可樂和歐萊雅集團已表示會在未來數年減少使用塑料包裝。其他如英國超市Co-operative 和瑪莎集團,亦開始為減少使用塑料包裝作出相應的措施。「大眾想看到少點塑料品」Mark Hilton結束訪問時說:「各個行業都聽到他們的訴求。我相信,紙包裝行業的迅速增長能促進量產和減低成本。最重要的是,我們已經有足夠的技術來支持了。」

Service Wechat

Skype:
hangyickpaper

色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