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世界里,被閑置的從來不止是物,還有時間。正如閑置的物,退一步是雜物,進一步是藏品一樣,閑置的時間用對了地方也可以創造非凡的價值。當一部分人把閑置的時間浪費在手機里時,另一部分人決定做點什么,一些新的職業應運而生。

閑魚則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有趣的生態。

在閑魚的生態里,在潮玩硬核玩家的巧手里,一個個基礎款的手辦、公仔、娃娃、模型被改造、被展示、被分享,重新上色、換衣、改造后以新的樣子傳遞到另一個人手里。在傳遞中,那些原本千篇一律的手辦、公仔、娃娃和模型變得和球型關節人偶(BJD娃娃)一樣,有了新的生命,圈層于是形成,一個全新的文化現象就此崛起。

潮玩文化在閑魚生態內崛起后,引起了閑魚官方的注意,于是有了閑魚潮玩節。潮玩玩家們被“請”到6月的閑魚潮玩節,以“玩有引力”為主題,以潮玩為核心,無數個體聚集在閑魚,交易、交流、展示他們獨一無二的改造手藝,改娃涂裝師、場景還原師、模型涂裝師、模型改造師、人偶設計師等新職業玩家們將在線1元接單,直播定制。

潮玩玩家的出現其實有些年頭,只不過一直鮮為人知。他們活躍在小圈子里,散落在各種社區的細分板塊、小組里,純靠熱愛發電,也不可能將興趣變現。那時對他們來說,潮玩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不被家人、同事理解的一部分。閑魚給了他們一個證明潮玩價值的機會。

商業價值是推動小眾手藝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推動力。作為國內最大的閑置交易平臺,閑魚平臺上匯聚了眾多大小藏家,他們癡迷于收藏小眾手作,潮玩正是這樣一種小眾手作。在閑魚,潮玩玩家們將愛好變成了事業,從興趣中收獲了真實的收益,新職業于是就此誕生。同時,潮玩玩家們也終于由此獲得了家人、同事的理解,證明了自我價值。

于是,越來越多的潮玩玩家開始轉戰閑魚,有人以玩養玩,有人以此為事業。潮玩,作為一種全新的文化現象開始規模化發展。

1

土壤與生長

倪叔以為,一直以來我們都低估了閑置的價值。閑置的本質是什么?是物,是物便有其內在價值,稀缺的那一類于是便成了藏品。所以,閑置交易有兩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價值:物的價值喚醒和稀缺交易。閑魚上的閑置大致可以分為兩個大類:日常閑置和稀缺閑置,前者可以為一般用戶優化生活成本和回血,后者則可以吸引一大批藏家。

有藏家,必然有玩家,新職業于是呼之欲出。

閑魚玩家“紅玉丸子”是新職業中的一名BJD娃衣設計師。BJD娃娃是養成文化的一類典型代表,越來越多年輕人把時間和心力傾注在這種球形關節人偶身上,以“娃媽”、“娃娘”的名義“養娃”,“紅玉丸子”便是其中之一。從高壓的市場崗位辭職后,“紅玉丸子”便躲進房間里開始玩娃娃,每天五六個小時,一玩就是五年多時間。

“紅玉丸子”作品

“養娃”是一項很費錢的愛好,“娃媽”需要經常給BJD娃娃換衣服、換造型等,其復雜程度不壓于養一個真孩子。為了更好的“養娃”,“紅玉丸子”開始自己親自動作制作娃衣。“紅玉丸子”曾非常得瑟得告訴他老公,自己的娃衣賣了有100多套了,于是他老公問錢呢?“紅玉丸子”表示錢都拿去買布了,布拿回來做娃衣,然后賣掉了。

一個在閑魚上以玩養玩的循環就這么開啟了。30歲+的“紅玉丸子”說,我是真的喜歡娃娃,自己做娃娃的布料有兩個貨架。

和“紅玉丸子”一樣,“胭脂扣”也是因愛好入行,以玩養玩,只不過她主攻改娃涂裝,而且是從收集盲盒開始入坑。隨著收集的盲盒越來越多(據她自己描述客廳有一面墻都是她的盲盒),“胭脂扣”萌生了改娃的想法,于是跟隨視頻從零學起,并將自己的作品曬上網,之后便有人前來咨詢是否接單,“胭脂扣”就此走上職業化之路。

在閑魚開始接單后,每月開始有近萬元收入。作為一個寶媽,“胭脂扣”找到了讓自己覺得舒適的生活方式和空間,時間自由,興趣滿足。這種生活方式讓她可以把更多時間和精力放在改娃上,創造了一系列復雜而驚艷的作品。作為一個色彩敏感的細節控,“胭脂扣”的作品大多偏向于色彩繁復的古風和宮廷風,代表作品《甄嬛傳》、《如懿傳》系列。

閑魚上的眾多小眾藏家是“紅玉丸子”和“胭脂扣”們以玩養玩的基礎,愛好由此變成事業,不少玩家逐漸開始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和沉迷的圈子。越來越多的“紅玉丸子”和“胭脂扣”正在閑魚批量涌現,潮玩改造的范圍也越來越廣,市場也越來越細分。以潮玩為中心,從藏家到玩家,再到更上游的原料供應,一個成熟的產業鏈條漸成雛形。

2

存量與技術

以改娃涂裝師、場景還原師、模型涂裝師、模型改造師、人偶設計師等為代表的新職業的出現將閑置交易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也為二次元文化派生出了一個新的細分大類。

形成這一趨勢的原因有三:一是閑魚將閑置交易推向了規模化,許多原本零碎的細分領域如二手書、老物件、手作、潮玩文化開始形成聚集效應,藏家與玩家開始規模化登場;二是市場上的手辦、公仔、娃娃、模型等潮玩開始出現存量;三是基礎款潮玩越來越無法滿足年輕人的個性化需求,稀缺款的交易和對潮玩的個性化改造于是出現。

為了滿足年輕人的各性化需求,越來越多的潮玩大廠在聯名款之外開始嘗試推出半成品手辦和模型,比如需要由玩家自己打磨、拼裝、上色的白模GK手辦。這種半成品潮玩的出現一定程度上培育了市場,是推動新職業和專業玩家出現的重要推動力之一。

閑魚玩家,曾在國企就職、管理過79人團隊的“耕本部行”便是被這種半成品手辦帶進入行的,他是閑魚上最早一批GK手辦涂裝師。和“紅玉丸子”、“胭脂扣”一樣,起初也是不被同事和家人理解,不明白他為什么放著好好的國企管理工作不做干這個。“耕本部行”頂著各方壓力堅持了下來,隨著手藝逐漸被認可,閑魚上的年收入可達到近40萬。

硬核技術流是這一批新職業玩家出現的另一個主要推動力。“紅玉丸子”、“胭脂扣”、“耕本部行”以及倪叔接下來要講的“魔喵王大人”都是技術流玩家,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魔喵王大人”是一個場景還原師,以用模型還原或原創動漫作品中的“名場面”為樂

00后大一學生“魔喵王大人”,起初是為了“應付”中專業畢展的畢業設計,結果無意間闖進了場景還原的坑,之后一發不可收拾。除了還原名場面,他還會去嘗試還原一些靈感瞬間,比如因“河圖”的歌《老酒街》而創作的《小巷,老街》。在這個作品中,他試圖用一種破敗和一些標志性物件還原一個時代的變遷。

這些特色潮玩職業在閑魚找到了自己發揮的空間,在閑魚上實現了自我價值和商業價值。當然,其潮玩玩家們基于獨一元二的創意和概念的自身的定制化作品是這一切的根本。潮玩的核心是創意,是想象力。

3

潮玩與閑魚

有數據顯示,全球潮玩市場的規模已破千億。作為國內規模最大閑置交易平臺和二次元二次交易市場,閑魚未來可期。在這個時候舉辦閑魚潮玩節,一來可以為更多小眾職業提供平臺和流量,二來可以讓更多人看到潮玩文化和潮玩玩家。正如潮玩玩家“耕本部行”所說的那樣,任何小眾,在中國都可以成為大眾。平臺的推動至關重要。

潮玩玩家們紛紛轉戰閑魚,一來是相信未來行業空間會更大,二是看中的正是閑魚平臺對玩家的支持。總的來說就是:相信未來會更好。

能靠本事吃飯,又能沉浸在興趣里,是一件既踏實又有希望的事情,安心又舒心。未來,或許會有更多的人,更多喜歡潮玩的人在這個圈子和領域里找到更多的契機,在閑魚吸引和聚集志同道合的人。閑魚的煙火氣,閑魚與其他平臺提供不一樣的生態,讓這群人在閑魚上找到了更真實的活法,成就了他們全然不同于傳統的職業生涯。

在閑魚,夢想可以照進現實。

相信閑魚潮玩節之后,閑魚的潮玩文化會進入一個新階段,至少是一個很高的起點,會有更多人看到這一文化現象,了解這些新職業及職業背后的玩家們。從技術流的角度看,新手藝人在崛起。在木工、織綿、制茶以及陶藝等傳統手藝之外,新手藝正在涌現。新手藝和傳統手藝價值相通的,都是手作,唯一的區別在于新藝手派生于次元文化。

在新手藝和新手藝人崛起的路上,各類圈層平臺功不可沒,自帶藏品屬于的閑魚則將這一文化現象推向了高潮。原因有二:一是綜合屬于的藏品屬性有助于新手藝的出圈,讓更多喜歡收集稀缺物件的人進入潮玩文化圈;二是交易可以為玩家們帶來收益,以玩養玩或以此為生。

身份認同和分享經濟是潮玩文化走向未來的兩個重要因素。年輕一代有著非常強烈的身份認同需求,于是一個個圈層開始崛起。圈層文化的核心是分享,分享圈層社交的核心。一句話總結就是:通過分享來獲取身份認同,進而實現自我價值的滿足。

6月29日-30日的閑魚潮玩節,這些小眾職業將集中在線上亮相。從這一點上看,這場潮玩盛會像極了一場“成人禮”,在這樣一場大型分享秀中,新職業迎來高光。

6月28日,是閑魚創立6周年的日子。六年走來,閑魚的用戶規模已經突破3億,日活用戶突破2000萬,GMV將近2000億元。眼下的閑魚已經是當之無愧的頭部玩家,作為國內規模最大的閑置交易平臺加規模最大的二次元交易平臺,這意味著潮玩文化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