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想看字,也可以拉到文章最后,看視頻的哦

瑞幸咖啡發布聲明稱,公司將于6月29日在納斯達克停牌,并進行退市備案。同時,瑞幸咖啡全國4000多家門店將正常運營。

當然,主動聲明的緣由,其實是被動退市。

一面被動退市,一邊開店入市,瑞幸找到了“續命咖啡”?

6月23日消息,瑞幸咖啡發布公告稱,因未能提交年度報告,收到納斯達克摘牌通知。

5月19日晚間,瑞幸咖啡發布公告,稱公司于5月15日收到納斯達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

對于瑞幸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此刻,距離瑞幸2019年5月光速上市,僅僅過去一年多一點時間。

而上市之日,瑞幸不過是一個誕生不到2年的公司。

上市快,退市也快,瑞幸咖啡應該是最短命的上市公司了。

一面被動退市,一邊開店入市,瑞幸找到了“續命咖啡”?

但令人驚奇的是,在瑞幸陷入造假丑聞漩渦并最終選擇退市的這段時間,瑞幸咖啡依然還在開著新店。

證券時報記者查詢天眼查發現,瑞幸咖啡(深圳)有限公司下屬分支機構顯示有293家,最新一家瑞幸咖啡(深圳)有限公司福田印力中心分店的注冊時間就在十天前,2020年6月17日,且狀態顯示為開業。

而在瑞幸咖啡App內搜索該“印力中心”門店,也有文字提示“敬請期待”。

瑞幸一邊被動退市、一邊積極入市,其在作何打算?

答案或許是“卷土重來未可知”。

一面被動退市,一邊開店入市,瑞幸找到了“續命咖啡”?

在此之前,瑞幸幾乎也是在瘋狂的開店中急速膨脹的。

在2019年年初,瑞幸官方曾表示,本年度要新建2500家門店,目標是全面超越星巴克。

關鍵在于,瑞幸2千家點的任務達成,不過是2018年12月末的事情罷了。

在開店速度上更加瘋狂,星巴克號稱15小時開一家新店,瑞幸在2018年的最后95天里開出了1000家店,創造了平均每天新開10家店、即2.4個小時開1家的紀錄。

瘋狂的開店速度最終造就了瑞幸光速上市的神話,同時也造成了它的終極失速。

造假,就是它失速之中最大的一個BUG。

一面被動退市,一邊開店入市,瑞幸找到了“續命咖啡”?

4月2日晚間的一份公告,揭開了瑞幸咖啡這家明星中概股企業股價暴跌的序幕。

繼兩個月前否認渾水的數據造假指責之后,瑞幸咖啡此次主動披露業績造假22億元,不過卻將責任歸咎于COO劉劍及其4名下屬。

當晚,瑞幸咖啡發布內部信,稱已將相關當事人停職,并將盡力減少此次事件的負面影響。

對于一個一直在虧損、一直在割韭菜、一直在保持著上市奇跡光環的企業來說,上市也是一個不歸路——就算是虧損,也要有一個好的業績來支持投資者的信心。

瑞幸咖啡披露稱,內部調查初步階段確認的信息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至2019年第四季度,與虛假交易相關的銷售總額約為22億元。在此期間,某些成本和費用也因虛假交易而被大幅夸大。

請注意時間節點,造假事件發生在去年2季度。而瑞幸自己就是在去年5月登陸的納斯達克。

換言之,4月2日,瑞幸給自己上市一年的業績,交出了一份不得不為之的“黑卷”。

一面被動退市,一邊開店入市,瑞幸找到了“續命咖啡”?

為何會如此?答案或許是瑞幸的神話難以支撐,要講好故事,只能添加“佐料”。

畢竟,瑞幸的故事里,天花板太顯而易見了。

瑞幸咖啡之所以在引人注目,就在于它沒有依托外賣平臺來賣咖啡,而是自建了一個平臺。

于是,燒錢補貼用戶,成為了平臺能夠引流的快捷催熟方式。保持門店不斷增長,則成為了越燒越虧、越虧越要擴大規模、尋求增量市場填補虧損的互聯網+模式最常見的生死路。

可天花板則是——你能拿下白領們,可怎么賺錢呢?

用便宜咖啡來對標星巴克,是瑞幸的套路。可對此,星巴克卻是不屑的。

在去年2月接受路透社采訪,被問及瑞幸的趕超宣言時,星巴克CEO凱文·約翰遜答復是:“我認為這不太可能(unlikely)”。

凱文·約翰遜對比稱,瑞幸的很多門店都是“小門面”,不能與星巴克門店提供的全套服務相提并論。

何況,瑞幸其實扮演的是一個奶茶店的角色,只是概念包裝很新穎。

瑞幸的高層曾宣傳,自己主打的是“快取”模式,而非外送服務。

一面被動退市,一邊開店入市,瑞幸找到了“續命咖啡”?

概念變化在哪?在于瑞幸換了個新概念,即在外賣和堂食之間,找了個結合點——快取。用戶到店自取,速度更快。

說白了,街頭的奶茶店不就是如此,只是加上了一個線上點單的流程,縮短了等待時間。

當然,時下的網紅奶茶店們,也都是如此,只是它們的App和覆蓋面,沒有瑞幸大罷了。

于是,瑞幸瘋狂開店的結果,也只能是瘋狂燒錢,神話勢必斷鏈、造假也就成了一個“補救措施”。

而現在,瑞幸一面退市、一面開店,不過就是為了維持已經破碎的神話,而且店面總歸是瑞幸的地基,如果能保持擴張,或許還有翻盤的機會。

哪怕這個機會十分渺茫……

對于瑞幸咖啡的未來,您有什么好的觀點,不妨在留言區里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