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B站正式上線“知識區”不久,準備一手扶持在最近一年興旺起來的知識類up時,財經知識up主“巫師財經”卻以一個告別視頻,表明自己將要告別B站,視頻還會再做,但在哪發布卻是另說。

告別的原因,他在視頻中幾次提到“在沖州過府后,用愛發電的積極性低了很多”、“恰飯收入太低”、“做知識科普類視頻是件費力不討好事情”。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言下之意,做視頻能帶來的收入和利益規模,成為了他目前更關心的話題,也是決定是否做下去的一個衡量標準。

在視頻中,他還提到自己因為不懂自媒體市場行情,對外報價150W,使得大廠PR望而卻步,視頻的商業化,已經被他早早提上議程。

其實巫師財經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踩中了B站當時尚未興起的知識區風口,到如今也才發展尚不足一年,從內容創作者積累原始用戶,再到流量變現通常要一年甚至更長時間的過程來看,半年左右就將商業化作為重心,未免顯得有些操之過急。

而隨后B站表示巫師財經屬于單方面解約,違背契約精神,巫師財經則矢口否認,表示自己仍然是“自由身”,而此時微博有相關網友表示,巫師財經此次出走是準備簽約其它視頻平臺,簽約費或將高達千萬。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至此,此前已經經歷過一輪質疑的巫師財經在“人設”上也更加崩塌,此前“不差錢的中金高端人士”,力圖用保姆級的知識講解,打破韭菜始終只能是韭菜的局面,幫助人們沖破階層固化的巫師財經仿佛換了個人,更重視利益,更重視收入,身體力行的展示何為“資本永不眠”。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根據B站以及巫師財經透露的相關文件,巫師財經這次另選其它平臺,也正好卡在他與B站簽約過程的時間節點上,巫師從B站一路起家,到收獲大量關注并成為知識區的代表人物之一,如果順利簽約,他的高光時刻也正要到來,但巫師卻選擇了另投其它平臺,讓不少用戶們感到詫異,加上其本人在告別視頻中提到的對收益的追求,可以推斷其動機大概率就是巫師常常提到的“資本的力量”了。

但是,巫師財經的快速崛起,和B站的流量、生態及用戶密切相關,換到新的東家,他還能保持這樣的流量與知名度嗎?

另外,B站作為一個造血能力十分強的平臺,常年也是被挖的目標,像巫師財經一樣,漂流到外站的up主也不在少數,他們如今又過的如何呢?

巫師財經與敖廠長:先后嘗試站外漂流的人

論與巫師財經的經歷之相似,敖廠長幾乎可以說是游戲區的另一個翻版。

敖廠長的早年崛起經歷,再到中間的口碑跌落和換平臺,都與巫師有很多的共通之處,其中最相似的是他們分別代表的硬核人設。

其中包括語言風格,巫師財經語調冷靜、沉穩、霸氣,常常使用大量的華麗辭藻,僅在告別視頻里就用了“雪泥鴻爪”、停辛貯苦“等幾十個成語,從而形成有文化、背景高級的精英人設,在內容上,則以知識提升,打破階層固化為使命,讓”普通人“用戶們感到真正獲益。

敖廠長的川式口音本身就自帶“笑果“,加上逗比搞怪的解說風格,奠定了幽默的氛圍,但在吐槽上,又選擇了硬核的吐槽模式,創造了對”垃圾游戲“絕不姑息的態度,嬉笑怒罵中,將游戲的優缺點一并點出。

B站的流量主要是通過up主的個人視頻所形成的私域流量,彈幕和評論區成為了用戶們最主要的交流場所,在B站視頻下的評論區中,可以看到用戶彼此間形成了密切、頻繁的交互,爭相表達自己的觀點。

而隨著up主和視頻的影響力增加,用戶自身的觀點也會被放大,由此用戶們形成了良好的粉絲習慣,通過三連的方式支持up主,用充電等方式形成內容消費,而這些好的內容經過用戶推薦,會獲得更高的熱度,從而使up主快速出圈,加上B站的扶持,形成強大的造血能力。

B站用戶對于up主的感情很強烈,只要你有足夠的特色,有獨立的人設,他們就愿意對你的內容進行投幣、充電、安利和支持,甚至會自發的保護你的權益。

但如此優質的粉絲基礎在另一方面也是嚴格的,其中B站用戶的兩個大忌,一是抄襲,二是“恰爛錢”,前者正好是巫師財經踩到的雷區,后者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敖廠長。

抄襲讓巫師財經的口碑大跌,被用戶發現其在B站發布的幾部財經類視頻中,文案存在大面積抄襲現象,如分析楊冪&楊超越的資本博弈的視頻就從邏輯、到文案上都涉及抄襲公眾號數娛夢工廠的文章,甚至至投行經歷也有抄襲匿名知乎用戶的嫌疑,導致口碑大跌,一時爭議四起。

在巫師財經的告別視頻中,他將自己遭遇爭議的歷史總結為“我經歷了【樓起】——【樓塌】——【再樓起】”的過程,也含蓄的用”沖州過府“將這些經歷指向為自己“用愛發電欲望降低”的一個轉折點。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口碑的下降使敖廠長與巫師財經都開始重新思考如何讓利益與聲望最大化,最終巫師財經選擇了靠向簽約費和其它平臺,而敖廠長則嘗試在其它平臺上更新自己的游戲內容。

但換了平臺,就真的能重新讓收益最大化嗎?答案卻并不一定。留在B站,“用愛發電”也并不是的唯一收益選項,或許巫師財經應該用自己最擅長的分析,重新評估自己的“跳槽”。

離開B站,就會更好嗎?

敖廠長在爭議爆發前,一直聲稱處于半退休,再過幾年就要完全退休的狀態。

在爭議爆發后,他又將簽名改成“不退休了“,表示要做更多好的視頻回饋觀眾。

但后續的努力并未能在短時間內挽回自身的聲勢,后來敖廠長簽約其它平臺,拿手的游戲視頻大量在其它平臺上發布,但視頻播放量未能重回巔峰,多數在十幾萬至幾十萬之間,偶爾有百萬級別。

而敖廠長至今仍在保持更新的B站賬號上,視頻播放量依舊保持幾百萬的級別,雖然更新頻率已非常低,但其粉絲和觀眾,依舊有大量的人選擇留在了B站。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敖廠長在B站播放量依然多達百萬

離開B站后,敖廠長并未能夠重回人氣巔峰,看來“退休計劃“還要很長。

此前,B站獨家簽約主播404NTFounD(楊帆),直播時宣布違約跳槽虎牙直播,他同樣發跡于B站,通過和知名up主“滲透之C菌“的互動提升知名度,最終制作了一些爆款內容達到爆發性增長,成為知名主播。

但隨后正值直播搶人大戰,404NTFounD宣布跳槽虎牙,而B站在此前已多次提高其工資,

此后,B站就合同糾紛起訴404NTFounD。

2020年3月,違約主播“404NTFound”終審結果公告,仲裁終局裁決其需支付195萬違約金。目前,主播“404NTFound”致歉B站,并表示支付違約金,并重回B站直播。

當時B站在知乎發布的公告中曾表示:“一直以來,楊帆在直播和微博中,都曾經說自己是一個不以直播牟利,只為陪伴粉絲的人。但是,在利用B站的合約和報價拿到千萬級主播合約后,B站和B站的粉絲頓時變成了‘老酒館’被放棄。“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當時正值千播大戰,造血能力強的B站成為了諸多平臺的挖角目標,而當時關于主播違約的法律和法規也并未完,也就造成一些重視短期利益的人,拋棄原平臺,主動違約的行為。

404NTFounD就是其中一個重視短期利益的代表,然而最終他又選擇了回到B站。

事實上,在新平臺,缺少原始用戶和信任感,也很難長期保持良好的收入水平和人氣,而且平臺的用戶屬性差異也非常大,虎牙的用戶長期兼容秀場用戶和游戲用戶,與404NTFounD主要以女性粉絲為主的定位也并不符合。

這也導致,除了簽約金外,如果不能持續提高粉絲數,未來他能夠拿到的其他收益也很少,在404NTFounD轉投虎牙的第三年后,他最終又選擇道歉并主動回歸B站。

如今,游戲主播的跳槽成本已經相當高,行業間的跳槽也更加規范化,不久前,虎牙絕地求生主播韋神被判決要向斗魚賠償超過8000萬元的違約金,依靠違約賺錢短期利益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知識類、財經法律類的視頻化興起是2020年內容領域新風口,也造成了相關up主、視頻博主崛起的現象。

但在如何權衡短期利益與“用愛發電“之間,或許更應該考慮的是自己合適新平臺嗎?能否與平臺形成共生關系?還是就只想做一個賺快錢的機會主義者?選擇后者的話,違約成本是否又承擔的起?

從巫師財經的自述看來,他的離開,大體上離不開兩點:一、用愛發電,卻又因為抄襲遭遇口碑滑坡,沒有形成理想的人設和粉絲群體;二、在口碑滑坡的情況下,又沒有爆發性的收入增長,繼續投入的理由在哪?

這些對投入產出比的考量,與進而得出的結論,倒也坐實了巫師投行人士的身份,思維邏輯與判斷最終回歸在投入與回報的層面。

但即便在這一層面上,巫師財經未免也顯得有些操之過急,B站如今在商業化層面上的運營正在不斷被證明是成功的,越來越多的品牌如小米、oppo等都會選擇在B站上開展線上發布會及新品預售,越來越多的廣告主選擇通過B站與up進行商業合作。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OPPO與《EVA》聯名產品發布會選擇在B站上直播

廣告主看中的是B站的流量、up主與粉絲間的黏性,以及用戶主動的內容消費行為和支持行為,這些都可以讓廣告主的投放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巫師財經,在新平臺上,可以預知的既得利益就是拿到一筆簽約費,但新平臺的用戶是否接受他、粉絲會不會跟隨、以及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廣告主的態度,其實都還是未知數。

但這些在B站上,其實都是確定的,從投行追求長期價值投資的邏輯來看,留在B站,巫師財經能獲得的長期利益或許會更多。

巫師財經無疑是踩在知識風口轉向視頻化、面向更下沉(年齡、社會身份等下沉)用戶的風口,他的選擇對自身最終是對還是錯,都很難預料,至少他的前輩們,在外漂流的過程中,很多都并沒有重新回到自己的巔峰,也有人最終選擇了重回B站。

B站up主站外漂流記

B站被挖的歷史已經很豐富,這主要得益于B站造血能力強大,有獨特的用戶氛圍和審美,容易形成平臺、用戶與up主間的共生關系,天然適合up主快速成長,而如今up主在變現渠道上也在越來越豐富,參與到B站的更多品牌、推廣活動中,也許巫師財經再等一等,他也不用再反復衡量自己的投入與產出,可以隨著知識區的壯大,真正形成名利雙收。